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 切换到宽版
立即注册
 找回密码
 立即注册

QQ登录

只需一步,快速开始

天门生活

搜索
热搜: 活动 交友 discuz
查看: 108|回复: 2

袁祖安:《我说天门老话》

[复制链接]
     

39

主题

40

帖子

158

积分

注册会员

Rank: 2

积分
158
发表于 2019-1-2 14:24:11 来自手机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袁祖安,上世纪四十年代出生在天门城内,并在这里度过了难忘的二十个春秋,还在天门一中读过高中。六十年代初离别天门,考进兰州铁路局当了一名普通工人,过了近二十年后又调转至柳州铁路局管辖下的广东湛江,仍旧是个"打工仔"。现今我已退休二十年,算是定居湛江,在这里颐养天年了。
  在外省"折腾'几十年,虽然一无所成,但却无时无刻不在想念生我养我的故乡,故乡就是我的母亲,一辈子都忘不了,总想对她倾诉一番。以我寸草之心,报慈母的养育之恩!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 二0一八年十二月十七日于湛江
20190102_4412_1546410397260.jpg
《我说天门老话》

有人说:“童年的记忆是最深刻的,永生难忘。"

我生在天门城内,从小就晓得家里的门牌号码是“城内长街七十四号",地址就是现在的市民政局家属楼那一圈。

按照天门的说法,我是庚辰的,掐指算来,转眼就是∵八十岁的人了。在外省工作,生活几十年,从甘肃兰州,再到广东湛江,离别家乡整整'一甲子"。我二十岁外出,现在胡须,头发都全白了,但是这乡音却总是未改,一口天门普通话(家乡人叫字眼子话),还带点东北腔,河北调,那是因为我在铁路上工作,那里的职工来自全国各地,我也就跟着学了几句外省话,说起话来也叫"南蛮子,北绔子"们觉得还挺好听的,特别是北方人,还很欣赏呢,就像听毛泽东的湖南腔,邓小平的四川调一样有趣。都还蛮喜欢和我聊天,特别爱听我讲我们家乡的故事。

乡音未改,习俗不变,我已习以为常,那是我对家乡的一种特殊情怀。我本来就是吃荆楚粮,喝江汉水长大的,牢记这份养育之恩,已形成了我这一辈子的老习惯,改不了喽!
我在外面曾经有过这样的事,和外省人闲聊的时候,竟然叫人摸头不知脑。有人问我贵庚?答曰:我是庚辰的。人家还以为我在说胡话,所问非所答,什么"耕晨‘"耕午"的,简直莫名其妙。我急忙解释,说明我是农历庚辰年出生的,但人家还是一知半解,想不明白。不管是南方人还是北方人,都会用十二属相里的鸡,狗,猪,猴等来计算年龄,就是不会用农历年号来推算。偏偏是我们这个"不南不北"的天门有这点独到之处,善用农历年号来确认年龄,还一算一个准,真是“绝招"。现在看起来,这是老话老风俗了。用这神"庚辰,辛已,壬午,癸未……"的年号来确认年龄的,即使是在天门,恐怕也只有像我们这一代老年人中还流行。新时代的人们,南方人,北方人都一样用公元纪年来记录年龄,好记又好算,更不会发生什么误会‘了。
20190102_4412_1546410397283.png
我们天门人讲话"鬼"多,甚至开口闭口都有"鬼"。比如说:"鬼话,鬼事,鬼搞,鬼东西,鬼晓得,鬼扯腿……"。同样一个鬼,说出来能让你哭,也能让你笑,有些鬼的说法,用法,还要看是在什么时间,什么地点,什么人对什么人说,这里面的"学问"和"礼数"就多了,"鬼“字用的不恰当,还会得罪人。如果有人用亲切的口吻,和蔼的语气拖长腔调感叹一声"鬼哟一一!"真能让人高兴的跳起来。这样的例子举不胜举,在曰常生活中随时都会出现。天门的这个"鬼"字,夹杂在话语中,形成了发音高低,语速快慢乃至语气的轻重缓急,都能表达出我们思想感情上的喜怒哀乐,真是妙极了!

奇怪的是,天门人不说"日本鬼“或者"鬼日本"。一九三九年日軍侵占天门,老百姓还把他们当"人"看,说话时总是叫他们日本人,后来发现他们“似人"却还不如鬼,他们連做个鬼都不够资格,只能另外给他们安上一个特别特殊的鬼,叫做“日本矮子"。我们天门人眼睛尖亮,就是能够确认日本人是矮子!这样的看法,在我们全中国恐怕也是独一无二的见识。这就是说,早在七十多年前,我们天门人就认定了日本人是矮子。据现代资料显示:在历史上,日本民众的平均身材高度确实比中国人要矮一截。只是在日本侵华战争战败后,他们在"全岛"推行“人种改良运动",加强民众的饮食营养,提倡多喝牛奶等等办法,经过几代人的精心培育,直到最近这些年,才达到和我国公民差不多的身材高度。这样看来,我们天门人当年把日本人还真是看准了!确实了不起。
我们天门城,原来本是一座四四方方的古城堡,有一圈巍峨厚实高耸的城墙,有东,南,西,北四个坚固沉重的城门,一条宽可撑船的护城河,連通着东,南,西,北四个湖泊,护城河上,还有东,南,西,北四座造型肃穆的石拱桥可进入城内。
20190102_4412_1546410397527.png
从县衙门口往南,四牌楼往东的十字路两侧,原有房屋鳞次栉比,商铺繁多,是很热闹的街道。日軍侵入天门后,他们为了建造碉堡,烤火取暖驱寒,把城内这两条街几乎拆了个精光!给天门城留下几十年来都未能清除的一大片碎砖烂瓦。

从衙门口往南直抵南门城门口,这条街的官方名称叫做"城内长街",老百姓叫它"长巷子",顾名思义,这里是长街长巷,可不是那小街小巷呵!日軍入侵后竟然把它毁成了一片废墟!多少年来,这里都是荒草丛生之地,直到我二十岁离别天门时,那里还是那样的荒凉。
天门城内的老房子,多是木樑柱,青砖墙,黛瓦顶的砖木结构一,二层房屋,樑种结构的房屋,拆起来很容易。他们用绳索拴住樑柱,再套上一,两应"日本高头大马",鞭子一挥,马儿向前蹿,多好的房子就一下子稀里哗啦地垮塌了。

我们天门人还有个"逃兵荒"或者叫“躲兵荒"的记法。日軍要来了,政府的国軍节节败退,退得无影无踪。老百姓手无寸铁,为了避免血光之灾,只有去逃,去躲,逃到乡下,躲到乡下去避免灾祸,等到时局稍微缓和些后回来一看,哪里还有房舍家园在,满眼都是成堆成片的破砖烂瓦,百姓哭天抢地,没有了安身之所,恨死了这些日本矮鬼!

天门人口口声声叫他们是日本矮子,是既痛恨又鄙视他们的话,这和"鬼子","坏蛋"是一个意思。后来这话延伸到人们的言谈中,比喻某人特别凶狠,特别坏,就说这人像日本矮子一样坏。几十年过去了,人们电影,小说看的多了,都有了"曰本鬼子"的叫法。现在说"曰本矮子",真的成了一句天门老话,只有一些上了年纪的老人们,还有这样的口语,还记得有这样的叫法和说法。
来自: Android客户端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0

主题

2

帖子

11

积分

新手上路

Rank: 1

积分
11
发表于 2019-1-3 22:54:27 来自手机 | 显示全部楼层
恁郎把天门话的精髓都说出来哒
来自: iPhone客户端
回复 支持 1 反对 0

使用道具 举报

0

主题

2

帖子

11

积分

新手上路

Rank: 1

积分
11
发表于 2019-1-3 22:56:24 来自手机 | 显示全部楼层
恁郎嘎把天门的精髓都一哈说出来哒……
来自: iPhone客户端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